[成长时]姚明三年级——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 - 球探体育

[成长时]姚明三年级——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

姚明三年级

  (一)

  这些日子,报纸上所有的关于姚明的报道都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姚明三年级。

   三年级的姚明,一年级的我,一个在古城西安读大学的我。

   三年过得是那麽快,回首过往,无限唏嘘。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反正是很早吧,我就开始看《体坛周报》。我是因为足球才遇上它的,所以虽然它是一份综合性的体育报纸,但在我眼里,一直就认为它是一份足球报,比《足球》更“足球”。因此,报纸上有关篮球的报道,诸如NBA或CBA的,一买回来,马上就付之墙角。

   直到姚明一年级,这种情况开始改变,那年的“五.一”假后,我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遇见了巧,一见如故的那种女孩。那年我三年级,在湘中一座小城最好的中学读书。

  那天,我记得《体坛周报》头版头栏的标题是“中国小巨人终进军NBA”,下面是一张踌躇满志的姚明做出“Victory”手势的图片。

   从那时起,我开始看篮球,试着去了解篮球,因为姚明,我坚信他会为中国篮球带来美好未来。以前视篮球为无物的我,终被远在NBA 火箭队打球的姚明拉下了水。

  巧就在那年走进我的生活,她很任性,不爱学习,天天上课都睡觉,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一到教室,啥也不说,倒头就睡。

  记得,姚明的处子战并不动人心弦,某种程度上说,有点丢脸,那场比赛,小巨人只拿了两个篮板,一分未得。这是NBA联盟有史以来“状元秀”打得最差的第一场。赛后,国内媒体一片喧哗,嚷着什么中国篮球的巨人在美国被打回原形,我大为愤慨,媒体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得乱下结论呢。可是第二场,颓势依旧,姚明的状态还是如上一场那样低迷,两分四个篮板。

  不过,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明显看出,小巨人在进步。

  和她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讲话是在一次晚自习。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讲话,就是除却那些无关痛痒的问候之外的语言。虽然,她平日睡得多,话讲得少,可是那晚她却跟我说了许多。其实,那晚的聊天事出有因,她在睡觉的时候,不知怎么的,人和桌子都向我坐的这边倒来,我赶快“拔手相助”,没想到,扶住了人,却没注意到那也在缓缓倒下的桌子。。。。。。。

  看我的脚肿成一个大包子似的,她要送我回去。于是,在马路上,我们就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讲话。那晚,她哭了,伏在我肩膀上哭的,为了家里的一些伤心的事。她有点把我当作知音的意思,其实我们认识并不久。当时,我心里很感激她,这么抬举我。哦,忘了介绍一下,她是个音乐特长生,钢琴弹得特好,现在首都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学作曲。

  三年级的我在高考的巨大压力下,做什么事都有点畏手畏脚的感觉,心里总是有块挥之不去的阴云。唯有晚自习后,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聊天时,还有看姚明打球时,我才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才有那种把心中的阴霾抛至九霄的快感。虽然,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一年级的姚明打球也打得不流畅。

  姚明所在的火箭队没能进军那年的季后赛,而我在一个多月后的高考也落榜了,名落孙山。2003.6.28,我们的聊天在这天凝结住了。之前的半个月,我们曾结伴外出旅游,她还说,她最喜欢的东西除了音乐之外,就是旅游,到维也纳大剧院去弹琴和到北极去玩是她最大的心愿,我曾对她说,“等我赚了几十个亿的话,我把维也纳剧院给你搬回来,把北极熊带回来当宠物养。”可是,这天之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家中父母对我的好,我实在无法报答,世界上两全其美的事太少了,就是有,想也不会轮到一个普通的我身上。于是我决定躲避,因为我不知道除了躲避,还能做什么。巧在这段时期很努力地找过我,当然这是朋友后来告诉我的。

  一个月的思想挣扎后,为了父母,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高考补习学校。当然,姚明一年级成绩还勉强合格,得到了初步的认可。姚明在他的NBA第一年中,得到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在电视镜头里,明显可以看出,“小巨人”的胳膊壮实了许多,而我在离开中学转投高考补习学校时,在我的三年级,我失去了一个现在才明白是最为珍贵的东西,她,同她之间的感情。

  (二)

  姚明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还在继续我的高中生活,时人谑称为“高四”。

   “四年级”的我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继续过着,如行尸走肉一般,我是一个安于沉逸的人,不喜欢改变自己,老觉得世事又并非我改变就所能变化的,那又何必改呢?背上半小时的单词,吃点东西后,马上奔向学校。我是个在路上非常吝啬时间的人,这点上,巧跟我完全不一样,她喜欢把大量的时间撒在马路上,为此,我们还吵过一次,结果是以后我跟她在一起走的时候,只能顺着她的步速走。上午四节课之后,又到了回家时间。吃过饭后,我会练习英语听力,有时为听懂一段对话,我会听上一个中午。下午的课,脑袋有点胀胀的,比较昏沉,可能下午的我在正处于生物书上所说的生物钟低潮期吧。不过,这毛病在第二学期的时候改了,因为高考也有科目在下午考,这是我在“四年级”的时候改变最大的一个地方。晚上,才是我的学习高潮,直到凌晨一点,我还精神得很,这可能与以前凌晨经常起来看足球赛有关吧。看球赛和学习并不冲突,因为我认为这两者都需要激情,其实,何况这两者,世间任何事都需要激情,爱情也不例外。偶尔会逃课,那是因为火箭队有非常重要的比赛了。比赛直播的时候,电视镜头经常会在比赛间歇时切换到比赛所在球馆旁的夜景,原来,姚明也是一个在晚上发飙的人!

  二年级的姚明,才真正有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叫板奥尼尔,在几次与奥胖的实战中,确实也不落下风。奥胖说他在也不像一年前那样小觑姚明了。

  随着小巨人身板的不断壮实,实战经验的不断积累,与队友配合的渐入佳境,火箭队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季后赛。虽然最后还是以总比分1:4输掉比赛,没能在晋级下一轮。

  一个多月后的高考,我晋级了,终于通过了高考这座百家欢喜千家愁的独木桥,但是这其中的酸苦又有谁能明白呢?那时的压力差点把我毁灭,重读意味着压力的双倍,幸好我过来了,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挺”。

  小巨人肩膀上的担子也不轻,人们都将他的不断成长比作是火箭王朝重建的一个重要基石。肩负一个没落王朝王朝的使命,小巨人的压力可想而知。

  (三)

  姚明三年级时,火箭队迎来了联盟得分王麦克格雷迪,“M——M”组合被广大球迷寄予厚望。此时,古城一所大学也向我张开了欢迎的双手,我又成为了一年级的学生。周而复始的,小学一年级,初中一年级,高中一年级,大学一年级,从一个咿呀学语的毛头小孩到嘴边满是绒毛的懵懂少年,在到一个还是不懂事的弱冠青年,人生在不经意中走过十九个春秋。十九了,也算是“半四十”的人,想想,人的一生中又能有几个“半四十”。在这十九年中,有过欢喜,最大的快乐是自己竟然还能考上一个本科大学,有过悲痛,却没有什么最伤心的事,因为伤心的事太多,直到这次“五一”去北京,她跟我说那句话时。

  三年级的姚明比二年级时更加凶猛,两双是家常便饭,三双也拿过几次,再加上旁边有联盟得分王麦迪,小巨人更是如虎添翼。所以,这次火箭队以西部联盟第五的身份进入了季后赛,对阵小牛。小牛队,中国人第一次出现在NBA中所加盟的球队。

  从实力上讲,小牛队与火箭队不相伯仲,所以在火箭队连续在小牛主场击败小牛,以2:0的优势回到丰田中心时,我开始幻想了,幻想着,姚明在他三年级时,登上NBA的顶峰,摘得冠军戒指,而恰在此时,我和巧在网上遇见。双方的开场白很平常,尽是些无意义的问候。我是极力才做到平常的,当时澎湃的心潮让我那敲打键盘的手指在不住颤抖着,不知道巧是如何做到这么平常的。

  我的心开始乱了,心乱后的我又开始幻想,幻想着能回到从前,回到高三,让那该死的高考滚一边去,我想和你在一起。巧,你知道吗,那天的遇见,使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一直沉浸在过往中,不能自拔。经过百般思量,我决定去北京,说出那句本该两年前说的话。

  那时候的躲避,是我的性格和那该死的高考造成的,巧,你能明白吗?

  (四)

  “五一”不愧是旅游的黄金季节,出外的人特别多,提前九天买票的我竟只能买到一张站票。在车上,我认识一个“同志”,西安翻译学院的一哥们,他此去北京也是去看他的女朋友,志同道合。从他欢快的言谈中及他说他女朋友的时候眼中所流露出的欢欣,我知道这哥们快乐得就要发狂了。他在途中一直侃侃而谈,说的却都是些废话,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爱情的副产品是废话,我从这哥们身上找到了佐证,而我不喜欢说一些无意义的话,这是不是爱情一直远离我的原因呢。在他说完他女朋友会来接他这句话后,他点燃一根烟,闭上了眼睛,一脸陶醉的神色。我知道这哥们一定在遐想着明天他跟他女友见面时的情景,是来一个长吻还是来一个热烈的拥抱,可我却对明天的事情有太多的迷惘。

  我们一直从西安站到北京,12个小时,在乘客都是长嘘一声后走下车后,这哥们却在下车的时候欢快地叫了一声。也难怪,一晚的受苦很快就会有回报了,而我却发现踏在月台上的自己还是茫然。刚出站,我就听到一个女高音,竟是在喊那哥们的名字,我急忙用胳膊撞了一下他,他好象还沉醉在用哪种方式来表达久别重逢后的喜悦而犹豫不决,没有睬我,于是,我学着刚才那女高音喊了一下他的名字,他身子忽地一颤,作势要向我扑过来,当看清是我时,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我朝着他使了个眼色,嘴往女孩站立的方向努努。当他眼中疑惑的眼神被一阵光华取代后,我知道他发现他的目标了。他大叫了一声,把包一扔,马上跑过去了,那速度根本不像一个刚站了一晚的人所能跑出来的,这样的情景,搞得我还以为我是不是在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抑或是在百米飞人大赛的现场。这哥们可能最终还是不知道用哪种方式来表达一夜感情的压抑,先是跟他女友来了个长长的拥抱,接着又是“啪”地吻了一下,站在十米开外的我都听到了。无端地,我感觉到有点冷,尽管我衣服穿得够多。哥们完事后,带着她女朋友向我走过来,女孩长得确实不错,跟这哥们有点亏了,我心里这样想。走到跟前,我有礼貌地向女孩点头致意,她也很有礼貌地回报了一个微笑,“投之以头,报之以笑”。这哥们要了我的电话后,就挽着他女友的腰枝走了,腰很细。直到他们走上天桥,从我视野中消失后,我才发现我还没有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急忙掏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八点整。

  (五)

  当我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到朋友那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巧,告诉她我到了北京,本以为她回信息时会很高兴的问这问那的,没想到,回复却是:我已经到了青岛,有非常重要的事做,要过五天才能回来,你真在北京吗?巧竟然不相信我在北京,我的心开始往下沉,却仿佛总也沉不到底。眼皮正在打架,脑子却清醒得很,巧的身影总是在脑海里转来转去。

  捱不住疲惫,我终于睡了过去。起来后,朋友告诉我,小牛队又赢了,比分被扳成了2:2,双方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姚明拿下20分5个篮板,比上一场发挥得差一点。

  巧,我这次去北京就是为了找你,你那天的当头一棒,注定了我此次北京之行的基调,灰色。

  被那条短信“打晕”后,我干什么时都有点三心二意。脸在打球时被弄破了,出了好些血;朋友的床在上铺,在爬向上铺时,那看似坚固的铝梯子竟给我踩断了,膝盖被重重地嗑了一下;去火车站买票,跟买票的阿姨也要吵上一架。灰色的基调,我真不要相信那是你给我的。

  可能,这灰色的基调也画在了火箭与小牛的比赛中,小牛凭借特里等替补队员的超常发挥赢了第五场,将比分反超为3:2,姚明失误好象越来越多,我感觉火箭队又要再次饮恨于季后赛第一轮了。原来的冠军幻想像泡沫似的飘向空中,越飘越高,越飘越远。

  之后几天,我哪都不想去,朋友说,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着也得出去走走把。经不住朋友的软磨硬泡,我只得就范。可是,无论我到哪,都是黑着个脸,照相时,费很大劲才能挤出点笑容来。走在长安街上,我发现我完全跟飘魂野鬼差不多,我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躯体里,它好象也随着冠军幻想飞了。

  (六)

  西翻那哥们这时给我发来一个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回复道,六号,你呢。很快,信息就过来了,他半个月后回去,反正在学校还不是一样过日子。我没有回信息了,我知道,这哥们现在是乐不思校了,而我呢,总日都在烦恼郁闷中度过,却还要继续等下去。

   巧告诉我6号凌晨到北京,我说我去接她,她说不必了,接了又能带她到哪去,又说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不方便。巧,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四点半去火车站接你吗。我怕的是第二天下午我就要回学校了,而你那麽晚才回来,应该好好休息,我不想因为我的事而占用你的休息时间,那样我会心痛的。那麽喜欢睡觉的你,我怎又忍心打搅呢?还有,我怕你会像以前我躲避你一样,不愿见我,如果我在火车站,不见都不行把。更重要的是,你下了火车,就跟我在同一个城市里,距离如此之近,能见到你,为什么又不早点呢?

   那天你为了不让我去,一会说是北京西站,一会又说是北京北站,我来回奔波在两个站之间。最后,我说,我就在北京北站等你了,你才说出是在北京站下车。那晚,我走了不少路,乘了不少车,想到两年后的重逢,我很紧张,因为这个重逢纯粹是我一手制造的。

   等人的时间是难过的。我在候车室里,坐立难安,不时地看手表上所显示的时间,时间就是这样,当你不注意它时,它会很乖,走得很快,而当你过分关注它时,它会在你面前耍酷,

  不仅走得很慢,还要一摇一晃的。朦朦胧胧中,我听到广播,“有青岛开往北京的XXXX次列车到站,请工作人员作好接站准备。”睡意立时全无,心刹那间提了起来,很紧张,不过,紧张过后,我告诉自己:这必须得面对。

   没有那哥们幸福,我和巧的见面很平常,没有热烈的拥抱或热情地问候,更出乎意料的是,巧先发现我,她竟然从我背后出现。

   相顾无言……

   我打破了沉默,我笑着说:“手里都拎着什么啊,看来挺重的,还是我来提吧。”巧说,“没什么,不重,你是送我回去吗?”我点点头。出了站,叫来一的,很快就到了巧的学校。在车上,我们还是什么也没说。下车后,巧对我说:今天白天,你等我短信吧,我会来找你的。我想说,你还是好好歇着把,上午的时候我就到你学校来,你什么时候想见我,我就在你的学校等着你,但是,话到喉头,司机师傅已经发动了引擎,引擎声在这个静声的环境中显得挺大的,硬是把我这句话给震住了,没能说出来。

   在回朋友宿舍的路上,我才留意到北京的夜色,路灯通亮通亮,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呆呆地立在路边,不断地往后退着,白日里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在大街上走。一阵凉风从车缝里吹进来,我猛地颤了一下,这时路边有个长发姑娘骑着自行车过去了,这么晚了,她到哪去呢,我转过头去,想看一下,却只看到一头随风飘逸的长发,忽然,我发现我竟然记不起巧现在的脸,也许是当时光线不太好把,可是,两年前的那张脸庞却充斥在脑海里的每个角落。

  (七)

   回到同学宿舍,倒头就睡。正睡得迷糊,同学说有火箭队比赛看了,问我看不。我们急忙起床,洗把脸,让头脑清醒点,太晚睡了。

   第一节完,火箭队落后8分,有一丝绝望慢慢从心头泛起。第二节,风云突变,波文发飙,麦迪手感也出奇得好,一投一个准,这节完后,火箭队竟然领先了四分,希望之火再度燃起。中场休息的时候,电视里放的是前一场火箭与小牛的比赛,可惜,麦迪的那个压哨三分球没进;第三节,姚明频频为队友打挡拆,但自己拿球时,却失误频繁,不过,好在老将巴里和波文发挥奇好,这节结束时,小牛只有一分的优势,第四节还没有看到一分钟,电视画面被切换到了世乒赛赛场。一片哄然,好端端的比赛,就这样被卡了。尽管火箭还占有一定优势,可是我却认为,火箭队会输掉这场比赛。

   无意中瞥见墙上的挂钟,十一点半了,啊,坏了,巧没有发短信给我吧,我急忙跑到床边,拿起手机,看到没有新信息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有欢喜,同时,之中却夹藏着一丝的哀怨。

   草草扒了几口饭后,我乘公车赶到了巧的学校。甫一下车,就收到巧的短信,她说,你来吧,我在学校等你。我回复道,我就在你们学校了。过了好一会,巧才回复:你在哪里。我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在这样的一条短信发出去后,我傻了,我怎么去找她啊,我就只知道她在音乐学院。正懊恼间,手机响了,是巧,我赶忙按下接听键,“在哪里,快说。”她急促地说道,我说,“我正在找你们的音乐学院了,估计很快了吧。”刚说完,“嘟、嘟”声已经响起,巧已经挂断了电话。音乐学院,在哪。正焦急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走过来,我赶紧迎上去,问,“大爷,请问音乐学院怎么走啊?”大爷显然听力不太好,做出要我在重复一遍的手势,急火中烧的我在大爷耳边几近于吼地字正腔圆地把那十二个字重复了一遍,旁边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管不了这么许多了,任他们怎么想去吧。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爷如梦初醒似地说,“哦,去音乐学院,跟我走吧,我也去。”刚走了几步,我发现大爷已经在我后面很多了,在空气中,我仿佛听见了时钟所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于是,我又喊住一个年龄跟我一般大的女生,问音乐学院怎么走,女孩很详细地告诉我在哪该怎么走,在哪该怎么拐,而当她说完这些的时候,大爷才步履蹒跚地走到那。忘了对女孩说声谢谢,也忘了对大爷解释一下,我已经跑了,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西翻那哥们在一夜的艰苦奋“站”后,见到她女朋友时,还有体力跑出百米速度的心情。不一会,音乐学院的大门已经出现在我眼前,很老的一栋建筑。等了一会,没人,四下看看,还是没人,只有树叶被风刮得沙沙的响声。突然,从我后面传来一股香味,是她吗,我急忙转过身去,是她。她胖了许多,头发是卷的,不像以前那样,是直直的那种。在不太强烈的阳光的烘焙下,她的脸庞终于被我烙在了脑海中。

   我俩都向对方那边走着,又是相顾。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但是,在我们四目相交的那刻,我分明地察觉到,不但没有丝毫火花的出现,还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一种对我不理解的信息。

  (八)

  如果此次北京之行的基调是灰色的话,那麽这天下午它变成了黑色,也许,灰色的尽头终是黑色,就像黄昏的尽头就是黑夜一样。

   原本以为不能得到她对我的认同至少也能得到她含糊答复的我,被巧一句“我感觉我们是不可能的,”彻底打败,另一个幻想竟也破碎地如此之快。巧说,你在西安,我在北京,你不觉得太远了一点吗,我说,距离不是问题,只要有感情,怕的就是你对我没有感觉,多麽俗的答复。毫无新意,我唯有心里苦笑。可能是相隔太远,可能是两年不见了,我们说话都显得很拘谨,刚涉及到感情这个话题,她就一直在躲避,我只好说起高中的事。我们就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大概两个小时后,她说送我上车,我没说什么,我只是想与巧在一起多呆一会。在公车站牌下等车时,车过去了一辆又一辆,我不想上,为了与巧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巧也没有催我,我们俩都靠在车站边的广告牌上,诉说着这两年来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又是一个多小时,我感觉我非走不可了,下午六点半的火车,还要吃饭,再晚会可能就耽误了。于是,我对巧说,你现在对我没有感觉,你才会对我说,不可能。如果这些话我早两年对你说,你会怎样对待呢?我望着巧,在她的眼睛里,先是一阵光华,不过很快就暗淡下去,但巧的嘴巴却一直没动。“我会努力的,终有一天,你会是我的,”我说了这样一句,巧笑了,“就这么有自信,”巧说,“你还是早点另外找个把,我现在心里还有他。”他是巧高一的男友。我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说不定他早把你给忘了。”没想到,巧的下一句话把我给噎住了,“你不是一样两年过去了,也没有忘记我吗。”是的,两年了,我都没有忘记她,何况巧和那个人还有过一段恋情。我望着远处的天,蓝蓝的,没有云。我说:“下趟车来,我就走。”巧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公车来了,尽管我们已经聊了很久,但心中似乎还有千言万语,却总也说不出来。临上车前,挤出一句:”我会用心追你的。“巧又是笑,笑的让人心醉。我走上公车,回头望巧,她在望着天,在看我刚才看过的那片天空。

   巧,你一定是我的,那片天空是属于你和我的。

  (九)

   回到同学宿舍已是五点多,同学告诉我,火箭赢了,并且是大胜,我不敢相信,说你希望火箭赢,也不能这样啊。同学说,那信不信由你落。怕赶不上火车,我连晚饭都没吃。在回古城的那趟车开始检票时,我才赶到候车室。好险!

   顺利进站上了车,我马上给巧发了短信。巧恢复道:一路顺风。本来是想在站着回去的,没想到,这趟车还不是很挤,站的人不是很多,加上我上车上得比较早,我在盥洗室里那个洗手台上割据一方,“划地为王”。比来时站着是好一些,但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可就难受了。由于面积有限,脚不得不躬起来,要睡觉的话,把头靠着窗子是不行的,那窗子会随着火车一动一动的,只好把头放在躬起的膝盖上,刚睡上半个钟头,人就醒了,脚发麻了。

   睡着这么吃亏,干脆不睡了,来时不也是挺过来了吗。巧,你知道吗,那晚在火车上我是多麽想你,我想给你发短信,又怕太晚,打扰你休息,虽然你经常说自己睡得很晚的,因为你发现作曲上午灵感经常出现在星星布满黑色幕布的夜晚。

   心中在想她,想下午和她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她的笑,她的发,她的每一句话。窗外漆黑一片,不知道现在火车已经到了哪里,它只是一直在“咚,咚。。。。。”地向前进着,发出聒噪的响声,那声音在我的心中变成了,“巧,我想你。”这句话也就随着火车声一直重复着,一夜,十二个小时,直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到古都。

   又是一晚没有睡觉。

   大概八点多钟,我回到了宿舍,把包一扔,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不好,我大叫一声,昨天分别的时候,她要我到了学校给她发短信的,内疚和不安如潮水般向我滚来。于是,我哆嗦着发了短信。她回了,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在好好休息吧。”一股寒风不知道从哪里吹进了我的被窝,我的身体忽得一颤。

   回来后的第二天上午,火箭队与小牛队的生死决战上演。第一节下来,火箭队竟然已经落后二十分,我灰心了;第二节火箭有些起色,但还是输十三分,姚明失误不断;第三节的时候,火箭队看上去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场上好象只有姚明和麦迪两个人,他们的队友都像在梦游一般,甚至都找不到篮筐,差距被拉到二十二分。终场哨响,76:116,小牛队替补席上一片欢腾。

   冠军梦想终于从视线中消失了。

   后来,从网上得知,火箭队输给小牛四十分,刷新了一项长达57年的NBA耻辱记录,季后赛第七场惨败给对手40分。虽然姚明获得本队76分中的33分,另外还有十个篮板。可是,在失败面前,在这耻辱的记录面前,这些数据是多麽的脆弱,多麽的无力,多麽的苍白!这时我想到了巧,心中只有暗暗苦笑。

   三年级的姚明赛后说: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今晚的我们丢尽了脸面,这好似我三年级最最心痛的一次告别比赛,明年如果球队在人员上搭配的更好些,我坚信我们的成绩一定好于今年。

   一年级的我在从北京回来后,对于爱情,还是处于一片沼泽中。

— 于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球探体育 埃弗顿 利物浦 维拉 切尔西 皇家社会 皇马 亚特兰大 萨洛索 欧冠哈弗茨 2000万镑 尔西 萨拉赫 拜仁 德比大战 红牛 多特 马竞 巴拉多利德 马德里竞技 巴利亚多利德 兹纳米亚 拉明斯科土星 吉里森士邦 艾丹亚斯普 库蒂尼奥 亚足联 武磊 欧冠 1/4决赛 范戴克 续约5年 中超 多特蒙德 拜仁慕尼黑 练克洛普 英国 阿尔特 阿森纳 布莱顿 德布劳内 河床 华盛顿特区联 纽卡斯尔 德甲 不莱梅 丹尼-墨菲 克洛普 英超夺冠 尤文 贝斯基 鲁加尼 佛罗伦萨 签小图拉姆 萨内 曼城 凯塔-巴尔德 巴萨 梅西 卡瓦尼 穆尼耶 巴黎 纽卡斯尔发 蒂奥特 弗洛伦蒂诺 丰塞卡 希勒 布鲁诺 博格巴 世体 右腿比目鱼肌 英超 曼联 1500万磅 维拉雷尔 塞维利亚 沙尔克 劳塔罗 博洛尼亚 莱切 米兰 伯恩利 双皇大战 马内 基辅迪纳摩 高华尤夫卡 布雷西亚 曼彻斯特城 尤文图斯 AC米兰 比利亚雷亚尔 贡多齐 西甲 贝尔 索帅 莱万 哈弗茨 兰帕德 大连 苏州 曹阳正 蒿俊闵 天津泰达 C罗 姜至鹏 孙可 深足 张诚 天津 苏宁 申花 执法 黄希扬 重庆 埃里克森 富力 里皮 高拉特 国际足联 中国队 恒大 保利尼奥 斯特林 西班牙人 德国 斯图加特 意甲 足总杯 雷比奇 德乙 汉堡 巴克利 谢菲联 鲁能 阿瑙托维奇 上海上港 广州恒大 塔利斯卡 阿图尔 范佩西 哈维 桑切斯 索尔斯克亚 伊哈洛 瓜帅 齐达内 本泽马 阿扎尔 塞蒂恩 荷甲 罗本 格罗宁根 河南建业 中超联赛 山东鲁能 济南市人民政府 泰达 施蒂利克 费南多 归化 奥拉罗尤 米兰达 埃德尔 济南文旅 范志毅 陈戌源 严鼎皓 足协 雷佳音 卓尔 比福马 济南 江苏苏宁 吉翔 顾超 热刺 穆帅 国米 卢卡库 新赛季 新冠肺炎 中国足协 北京国安 中甲 亚冠 河北华夏 夸西 阿尔特塔 格林伍德 赫塔菲 阿什拉夫 格列兹曼 西蒙尼 内马尔 韩国 莱比锡 黄喜灿 罗比尼奥 伊布 客场 伊斯科 穆里尼奥 高考 VAR 贝利 蒂亚戈 贝林汉姆 拉莫斯 彩经 阿斯顿维拉 丹尼罗斯 波帅 纽卡斯尔联 西汉姆联 格德斯 卡达尔 姆比亚 上海申花 肖智 国足 巴西 凯塞多 拉齐奥 国安 张越 奥斯卡 马里 深圳佳兆业 莫雷诺 比埃拉 CBA 吕文君 卡瓦哈尔 卢森博格 帕尔梅拉斯 法蒂 马蒂奇 J罗 巴萨塞蒂恩西甲 沃特福德 诺维奇 吕迪格 普利西奇 西汉姆 水晶宫 瓜迪奥拉 热苏斯 马夏尔 B费 瓦尔迪 拉什福德 阿根廷 转会 莫耶斯 林加德 琼斯 莱斯特城 桑乔 阿克 伯恩茅斯 赖斯 姆佐雷克 弗罗茨瓦夫 波兰 街头 经典 现代 亨德森 纽卡 席尔瓦 联赛 大卫 狼队 助攻 谢菲尔德联 贝莱林 洛里 孙兴慜 贝尔巴托夫 若日尼奥 阿布 英超曼联布鲁诺-费尔南德斯 马拉多纳 国际米兰 坎德雷瓦 上港 黄海 女足 女超 李霄鹏 卡纳瓦罗 穆里奇 郑智 吉尔莫 阿森西奥 阿森纳英超枪手 库尔图瓦 瓦拉内 季骁宣 海外 留洋 周军 吴少聪 王兴 美团 李毅 郜林 洛佩斯 瓦伦西亚 王上源 国青 中乙 昆明 中国足球 中超赛程 于汉超 瓦格纳 天海 鉴于 罗梅乌 红牌 胡尔克 科林蒂安 大连人 意甲联赛 默森 巴尔韦德 赛蒂恩 意甲冠军 欧联 红魔 核酸检测 谢鹏飞 李磊 世界波 建业 多拉多 多纳多尼 戴伟浚 永昌 王鹏 古特比 冯博轩 特谢拉 佩雷拉 郑凯木 杨帆 洛夫伦 俄超 费兰托雷斯 汪强 丁海峰 石柯 鲁能足校 吴梓岳 费莱尼 刘云 马钦 青岛黄海 华夏 卡埃比 萧涛涛 昆山FC 广州德比 中甲联赛 维迪奇 四川九牛 U23 范布隆克霍斯特 王栋 克莱奥 亨利 古德利 巴内加 德转 比达尔 德西利奥 何塞 热内西奥 韦世豪 巴索戈 那不勒斯 奥斯梅恩 恩东贝莱 凯帕 金玟哉 重庆当代 萨巴 奥古斯托 亚历山德里尼 孔蒂 阿莱格里 奥巴梅扬 拉基蒂奇 登贝莱 布冯 关星 龙东 杨立瑜 吴金贵 黄博文 扎哈维 叙利亚 世预赛 傅欢 草皮 朴成 金信煜 阿兰 皮尔洛 主帅 科曼 新冠 萨里 乔纳森 郭田雨 郭炳颜 吉尔 张效瑞 小克鲁伊夫 王凯冉 海牙 中国国足 李嗣镕 阿方索 欧联杯 法甲 贝尼特斯 亚泰 谭龙 巴坎布 广州富力 球迷 西人 云南昆陆 工体 工人体育场 助教 王宝山 何超 肇俊哲 张琳芃 深圳 王霜 崔康熙 冯潇霆 阿瑙 金城焕 蓝军 穆里尼 奥阿里 马里亚诺 凯恩 西乙 苏亚雷斯 阿里 哈姆西克 沙拉维 解约金 续约 转播权 意大利 鲁尼 多赫蒂 新疆男篮队长 阿不都沙拉木 弗格 北控 CBA球队 总冠军 巴塞罗那 姚明 孙明明 勇士 篮网 快船 76人 哈登 苏牙 麦考 乔丹 哈兰德 小丁 罗马 约翰·斯托克顿 安帅 葡萄牙 罗纳尔多 大罗 科尔 水花兄弟 格林 女足U19 奥尼尔 中甲大黑马 德比 中国篮坛